您的位置:极速快三全天计划 > 新闻资讯 > 别让‘精神病’成为拖垮家庭的元凶

别让‘精神病’成为拖垮家庭的元凶

2019-09-28 13:25

2月4日夜间至5日凌晨,巴黎16区一栋住宅楼发生大火,造成至少10人死亡,3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8名消防员。嫌疑人曾患有精神病,纵火原因疑似为了报复消防员邻居。事发后嫌犯被送往精神病院。2018年夏季起,法国各地精神病医生掀起大规模示威运动,抗议经费缺乏、政府忽视导致的医疗资源不足。1/5法国人患精神障碍 流浪汉、囚犯高发在法国,精神障碍是影响健康的最常见慢性病之一,社保开销在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之后名列第三。2019年1月,精神病科医生发出警报:由于床位减少,而精神病人增加,病人太早出院。 最新调研报告指出:法国五分之一的人有精神障碍、患抑郁症、躁郁症、自闭症、精神分裂症等,其中绝大多数未得到正当的治疗,尤其是流浪者和囚犯。囚犯之中,80%的男子和70%的女人有精神问题。最近10年来,法国精神病人不断增加,但医疗资源大量减少:1976-2016年间,精神科医生减少了40%;医院相关床位减少了60%。精神障碍患者多出身平民阶层,他们的亲友对此缺乏认识、也缺乏治疗经费。 但对这部分人群缺乏关注和关爱,同时也导致他们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潜在因素。除了医院床位不足,还有病人欠缺照顾的问题。精神病科“大崩溃” 专家多次警告,医护人员示威逾半年2018年夏季以来,精神病院加入法国公立医院抗争的行列,罢工、游行抗议资源不足、工作条件恶化。亚眠、雷恩、Saint-étienne的精神病科医护人员都行动了起来。2018年9月17日,《世界报》报道,法国精神病科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危机。除了缺乏医护人员、资金、场地,政治介入医学--即在前总统萨科齐的倡议下通过法律,将“限制精神病人行动”置于治疗之前,造成医疗资源浪费、治疗效果延误。 最后被关照的疾病巴黎纵火事件次日,精神病学专家,共和党议员Martine Wonner2月5日对媒体表示:“面对庞大的病人群体,政府的处理方式--尤其是资源分配远不能满足需求。”2016年,精神科和慢性病花销为230亿欧元,占社保疾病保险总花销的14%。但精神类疾病给法国社会造成的损失:比如影响生产力,对病人及亲友生活质量的影响等等,高达850亿欧元。”2012到2015年间,法国医疗保险支出目标(Ondam)每年增长2.2%,而精神类疾病数据是每年增长0.8%。“这种脱节是政治力量多年的忽视导致。”在实际情况中,如果病情被判定为“不紧急”,病人的等待期甚至达到3年。法国西北部港口勒阿弗尔的Pierre-Janet精神病院,230个病人分享195个床位。1月22日,作为全国精神病院医护人员“行动日”的一部分,Pierre-Janet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爬上医院的屋顶示威,希望引起媒体和政坛关注。不患寡而患不均 《普罗旺斯日报》2018年9月报道称,精神类疾病患者中,无家可归者是重要组成部分,1/3的流浪者患有精神分裂症等严重疾病。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街头精神病患者比环境稳定者寿命低30%-35%。2017年底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精神病学》上的一份研究报告,通过对法国、英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和巴西6个国家等17个地区居民相关疾病进行分析发现,贫困、排斥与不公平是导致富国穷人多发精神病的重要原因。研究人员称,不同地区精神病发病概率有不小的差距:在西班牙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农村地区,每年每10万人仅6人患病。而在巴黎和伦敦的贫困街区,每年每10万人有45人患病,接近前者的八倍。法国精神病暴力事件频发近年来,法国频繁出现精神病患者作案。2018年8月23日,一位在2014年曾接受住院治疗的精神病患者杀死自己的妹妹和母亲,重伤一位路人。他在作案时高呼“真主至大”,一度造成舆论紧张。据法国中文网了解2017年11月,3名中国留学生在法国南部图卢兹市郊区被一名驾车人有意撞伤。肇事男子很快被捕,随后被证实有严重的精神病史。 2017年8月18日,法国前内政部长科隆在接受访谈时宣称“在法国因极端化倾向被检举的案例中,将近1/3的当事人有‘精神疾患’”,因此希望心理学家协助政府的反恐工作。 《世界报》曾质疑科隆的说法,从科学角度分析,精神病和恐怖主义并无必要关联。但科隆在访谈中所说的“精神有问题的人更容易受到鼓动、突然激进化”有一定道理。来源:欧洲时报

中国规模最大、收入最高的精神病专科集团康宁医院,还在继续快速扩张。根本动力是——市场需求。

“一个精神病患者拖垮一个家。”“精神病不同于其他的疾病,这种疾病对于病人、家属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据悉,目前全国有精神障碍者510万,重症者超1600万人,全国各类精神病患者超1亿,也就是说我们身边每13个人里可能就有一个人患有精神疾病。网友感叹,你有病啊,这可能是朋友间最真切的问候!

图片 1

六米高的大堂、光可照人的大理石地板、精心的空间设计,墙下有钢琴、软座,大堂一侧是种满绿植的咖啡吧。这不是一个星级酒店,而是温州康宁精神病医院的前台及接待区。

我国将精神分裂症等6种疾病列为严重精神障碍进行在册管理。精神病对患者及其家人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四川省叙永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工作者对病情稳定的居家精神病患者入户随访,指导他们进行康复训练和健康检查。

不仅“门面”如此,重症病人的住院区,也宽敞明亮。走廊宽度超过2米,医生及护士台不足1米高,医护工作区与病人之间没有任何间隔。所有病区都依东南向而建。4月中旬,八点健闻记者到访温州康宁精神病医院,并在重症病区住了一晚,体验到一个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精神病医院。

图片 2

李 欣摄

图片 3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采访中,71岁的郭九香数次哽咽。她的丈夫已去世,大女儿和小儿子先后患精神病。外孙女每月仅有1000多元的收入,她和外孙女共同承担着家庭的重担。

一名精神病人拖垮一家

康宁医院6米高的大堂 图:周琼摄

女儿和儿子先后住了4次院。“银行不贷款给我,后来找了个远房亲戚做担保人,才贷出5000元给女儿看病,住院花了9000多元,还欠医院4000多元。”郭九香说。

我国将精神分裂症等6种疾病列为严重精神障碍进行在册管理。精神病对患者及其家人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温州康宁精神病医院是康宁医院集团(02120.HK,下称康宁医院)的总部。康宁医院是中国第一个上市的精神病专科医院集团,其去年的营业收入为7.46亿元人民币,旗下18家医院,床位数6300张(含1160张管理床位),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收入最高的精神病专科医院集团。

儿子发病时六亲不认,称饭里有毒而绝食,情绪激动时会打人,郭九香经常被儿子打伤。邻居们也经常受到他的骚扰,有一次他还把邻居家的玻璃打碎了。儿子每个月仅有390元的补助。一盒药62元,一个月要吃12盒。另外,治疗脑梗的药每月还要花800多元。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采访中,71岁的郭九香数次哽咽。她的丈夫已去世,大女儿和小儿子先后患精神病。外孙女每月仅有1000多元的收入,她和外孙女共同承担着家庭的重担。

起步于温州的康宁医院,是个典型的民营医院。

由于常年照顾两个患病子女,郭九香心力交瘁。她患有子宫肌瘤,医生建议切除子宫,她没钱做手术,一直拖着,肚子疼就吃止疼药维持。“这几年岁数大了,身体不好,拾废品也不行了。我不管他们谁管呢?”郭九香抹着眼泪说。

女儿和儿子先后住了4次院。“银行不贷款给我,后来找了个远房亲戚做担保人,才贷出5000元给女儿看病,住院花了9000多元,还欠医院4000多元。”郭九香说。

1993年,一个年轻又不安份的精神科医生,与他当精神科护士的妻子,在工作数年后,双双“逃离”公办精神病院。俩人找了个400多平米的场地,办了一间个体精神病小诊所。这是康宁医院的前身。

“一个精神病患者拖垮一个家。”南昌二七医院高喜翠专家说到。她在门诊经常看到家属眼神里的无奈,有的家属甚至就在诊室里嚎啕大哭。“精神病不同于其他的疾病,这种疾病对于病人、家属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儿子发病时六亲不认,称饭里有毒而绝食,情绪激动时会打人,郭九香经常被儿子打伤。邻居们也经常受到他的骚扰,有一次他还把邻居家的玻璃打碎了。儿子每个月仅有390元的补助。一盒药62元,一个月要吃12盒。另外,治疗脑梗的药每月还要花800多元。

一年后,这家小诊所从20个床位,扩展成为拥有100个床位小医院,求医者络绎不绝。

因负担不起每年三四万元的治疗费用,南昌县的常德义曾经将儿子锁在家中。南昌二七医院得知后,为其办理了贫困精神病人药费补助,医药费大部分由新农合报销,剩下的由民政部门救助解决。常德义说,对儿子的病原本不抱希望,现在国家给政策,一家人又有了希望。

由于常年照顾两个患病子女,郭九香心力交瘁。她患有子宫肌瘤,医生建议切除子宫,她没钱做手术,一直拖着,肚子疼就吃止疼药维持。“这几年岁数大了,身体不好,拾废品也不行了。我不管他们谁管呢?”郭九香抹着眼泪说。

1997年,康宁医院在此基础上诞生,起步即500多个床位——冲着三甲医院的标准起建,开始走上规模化、专业化之路。

图片 4

“一个精神病患者拖垮一个家。”河北省精神卫生中心门诊主任刘慧兰说。她在门诊经常看到家属眼神里的无奈,有的家属甚至就在诊室里嚎啕大哭。“精神病不同于其他的疾病,这种疾病对于病人、家属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当年那个年轻的精神科医生,叫管伟立,如今是康宁医院集团董事长。他的妻子王莲月,现为康宁医院院长。

我国将精神分裂症、偏执性精神病、分裂情感性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癫痫所致精神障碍和精神发育迟滞伴发精神障碍等6种疾病,列为严重精神障碍进行在册管理。目前,全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达1亿人以上,重症者超1600万人。截至2017年底,我国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已达590万人。

因负担不起每年三四万元的治疗费用,安徽省临泉县迎仙镇的常德义曾经将儿子锁在家中。县残联得知后,为其办理了贫困精神病人药费补助,医药费大部分由新农合报销,剩下的由民政部门救助解决。常德义说,对儿子的病原本不抱希望,现在国家给政策,一家人又有了希望。

2015年11月20日,温州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精神专科医院上市公司。

南昌二七医院精神科医生高喜翠说,对于在册管理的病人,南昌市实行门诊免费服药制度。如果患有身体方面的疾病,可免去医保住院报销起付线部分。如果属于低保人员,可以按救助途径获得相应的救济资金。对于监护人来说,根据患者精神残疾的等级不同,可以申领每月100—300元的护理费。她提醒,患者可以去医院做精神残疾鉴定,根据残疾程度不同,去残联申领数额不等的残疾人补贴。

我国将精神分裂症、偏执性精神病、分裂情感性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癫痫所致精神障碍和精神发育迟滞伴发精神障碍等6种疾病,列为严重精神障碍进行在册管理。目前,全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达1亿人以上,重症者超1600万人。截至2015年底,我国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已达510万人。

目前康宁医院的布局已从华东地区,延伸到华北、华南地区,在深圳、北京等地,均建有医院。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强指出,我国将完善精神卫生服务的整合保障机制,做好基本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疾病应急救治等制度衔接,发挥整合效应,不断提高贫困精神障碍患者的医疗保障水平,为他们提供个性化、多样化的康复服务。

北京市精神卫生保健所副所长闫芳说,对于在册管理的病人,北京市实行门诊免费服药制度。如果患有身体方面的疾病,可免去医保住院报销起付线部分。如果属于低保人员,可以按救助途径获得相应的救济资金。对于监护人来说,根据患者精神残疾的等级不同,可以申领每月100—300元的护理费。她提醒,患者可以去医院做精神残疾鉴定,根据残疾程度不同,去残联申领数额不等的残疾人补贴。

但在管伟立的眼中,更大的宏图,尚未展开。

精神科医生“挨打受穷”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强指出,我国将完善精神卫生服务的整合保障机制,做好基本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疾病应急救治等制度衔接,发挥整合效应,不断提高贫困精神障碍患者的医疗保障水平,为他们提供个性化、多样化的康复服务。

未来5年,康宁医院至少投入十亿元,继续在全国各地布局,通过新建医院、收购、合作等形式,使床位数由现有的6300张,再翻两倍,扩至2万张。

精神病医院属于公益性机构,缺乏造血功能,主要靠政府的拨款生存。精神科医护人员收入低,专业岗位补贴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

精神科医生“挨打受穷”

更多的床位,主要是为满足精神疾病中重症治疗的需求。在康宁的规划中,除增加床位之外,还将投入更多的力量在心理轻症的治疗上,如抑郁、焦虑、压力、情绪障碍、睡眠问题等状况的治疗与舒解。“以后重症治疗的总体比例会越来越小,心理轻症的治疗将占大头。”管伟立说。

在一次查房中,河北邢台精神病医院医生徐红霞遭到患者袭击,她的鼻骨被打断,现在鼻子还留有伤疤。另一位医生在一次护理中,被患者打成了“熊猫眼”。徐红霞说:“被精神病患者袭击是很常见的事,每一位医生都被精神病患者打过,有时没防备,突然间就挨一巴掌。”

精神病医院属于公益性机构,缺乏造血功能,主要靠政府的拨款生存。精神科医护人员收入低,专业岗位补贴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

而在自有医院的建设之外,康宁还计划要搭建一个线上平台,一端连接世界各地优质精神科医生及心理治疗师,另一端连接中国的精神病患者及心理健康问题来访者。

“挨打受穷”,这是精神科医生的真实写照。与其他医生相比,精神科医生更容易挨打,收入更低。20多年前,闫芳在外地刚参加工作时月薪仅100元左右,其中精神卫生专业岗位补贴也就是俗称的“挨打费”大约为27元。如今,这项补贴并没有随工资同比例提高,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以前,精神科医生可以享受浮动一级工资的待遇。8年以内上浮一级工资,工作年满8年再向上浮动一级。近几年,这项政策被取消了。

在一次查房中,河北邢台精神病医院医生徐红霞遭到患者袭击,她的鼻骨被打断,现在鼻子还留有伤疤。另一位医生在一次护理中,被患者打成了“熊猫眼”。徐红霞说:“被精神病患者袭击是很常见的事,每一位医生都被精神病患者打过,有时没防备,突然间就挨一巴掌。”

从一个400平米的小诊所,到国内最大的精神病医院集团,是什么在推动康宁的快速生长?

图片 5

“挨打受穷”,这是精神科医生的真实写照。与其他医生相比,精神科医生更容易挨打,收入更低。20多年前,闫芳在外地刚参加工作时月薪仅100元左右,其中精神卫生专业岗位补贴也就是俗称的“挨打费”大约为27元。如今,这项补贴并没有随工资同比例提高,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以前,精神科医生可以享受浮动一级工资的待遇。8年以内上浮一级工资,工作年满8年再向上浮动一级。近几年,这项政策被取消了。

“市场需求”。管伟立的回应脱口而出,不假思索。

邢台市精神病医院院长刘一宝说,精神科医护人员的收入比同级别医院的其他医生至少低1/3。即使在综合医院里,精神科也是边缘科室,主要原因是不能给医院创收。

邢台市精神病医院院长刘一宝说,精神科医护人员的收入比同级别医院的其他医生至少低1/3。即使在综合医院里,精神科也是边缘科室,主要原因是不能给医院创收。

他衣着讲究、双眼有神,说起话来语速很快,铿锵有力。在他的身上,医者的情怀仍在,医生的气质已淡去;布局者与运营者的味道则更占上风——这也许正是他的天性。

我国精神卫生服务资源严重短缺且分布不均,全国共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1650家,精神科床位22.8万张,平均1.71张/万人口,精神科医师2万多名,平均1.49名/10万人口,且主要分布在省级和地市级城市,精神障碍社区康复体系尚未建立。根据规划,到2020年,全国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数量增加到4万名,缺口近2万名。

我国精神卫生服务资源严重短缺且分布不均,全国共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1650家,精神科床位22.8万张,平均1.71张/万人口,精神科医师2万多名,平均1.49名/10万人口,且主要分布在省级和地市级城市,精神障碍社区康复体系尚未建立。根据规划,到2020年,全国精神科执业医师数量增加到4万名,缺口近2万名。

需求:中国逾1.86亿人需精神及心理治疗

精神病医院属于公益性机构,缺乏造血功能,主要靠政府的拨款生存。河北省精神卫生中心院长栗克清认为,精神科医护人员收入低,根源在于补偿机制不合理。政府对医院的投入集中在基础建设上,医院的收入主要依靠医疗设备收费和医生开药,由此导致精神科医生的收入普遍偏低。

精神病医院属于公益性机构,缺乏造血功能,主要靠政府的拨款生存。河北省精神卫生中心院长栗克清认为,精神科医护人员收入低,根源在于补偿机制不合理。政府对医院的投入集中在基础建设上,医院的收入主要依靠医疗设备收费和医生开药,由此导致精神科医生的收入普遍偏低。

中国精神病及心理治疗的需求到底有多大?真的有那么多人需要精神治疗吗?

按照《精神卫生法》第七十一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医疗机构、康复机构应当采取措施,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职业保护,提高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待遇水平,并按照规定给予适当的津贴。

按照《精神卫生法》第七十一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医疗机构、康复机构应当采取措施,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职业保护,提高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待遇水平,并按照规定给予适当的津贴。

在中国,18岁以上人群中,大概有16.6%的人,在一生中至少会遭遇一种精神疾病。按照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18周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约为80%,因此,在18岁以上人群中,约有1.86亿国人需要专业的精神疾病治疗。这是中国首次精神卫生调查项目组于2019年2月底在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公布的数据。

精神疾病不像躯体性疾病一样,没有化验单,没有检查设备,精神检查完全是依靠医生个人技能去诊断。目前,普通挂号费只有5元,而医生的问诊时间至少需要15分钟,有的病人要花半个小时以上。闫芳建议,精神科医生的收入应适度提高,并形成动态调整机制。

精神疾病不像躯体性疾病一样,没有化验单,没有检查设备,精神检查完全是依靠医生个人技能去诊断。目前,普通挂号费只有5元,而医生的问诊时间至少需要15分钟,有的病人要花半个小时以上。闫芳建议,精神科医生的收入应适度提高,并形成动态调整机制。

(*注:加权终生患病率是指,将几类相关疾病纳入统计,针对抽样调查人群,从调查之日起,以有生以来曾罹患过这几类精神障碍的人群作为病例,该病例数占总抽样人群数的比例,为加权终生患病率。因为多数精神障碍具有反复发作、病程较长的特点,因此为了满足病程的诊断标准,国际上常采用终生患病率指标描述流行强度。)

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李占江说,改变精神病医院生存难题,关键是形成合理的价格补偿机制。精神科医生的专业补贴不能缩水,一定要提高其“含金量”,这样才能增加整个行业的吸引力。

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李占江说,改变精神病医院生存难题,关键是形成合理的价格补偿机制。精神科医生的专业补贴不能缩水,一定要提高其“含金量”,这样才能增加整个行业的吸引力。

这里所说的精神疾病,是指六类精神障碍。这六类分别为:精神分裂症及相关精神病性障碍、心境障碍、焦虑障碍、酒精/药物使用障碍、进食障碍、冲动控制障碍。

图片 6

病人渴望回归社会

中国首次精神卫生调查自2012年启动,获得了国家卫健委及科技部共同资助,由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黄悦勤教授率团进行。31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的32552人接受了抽样调查,第一次系统而全面地反映了中国精神障碍流行病学的现状。

病人渴望回归社会

精神疾病的标签一旦被贴上,就很难揭下,可能会伴随终生。即使康复,患者也很难回归社会

本文由极速快三全天计划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别让‘精神病’成为拖垮家庭的元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