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极速快三全天计划 > 新闻资讯 > 库什纳与沙特王储“交情”引美政界担忧

库什纳与沙特王储“交情”引美政界担忧

2019-10-03 21:51

沙特记者卡舒吉死亡悬案在国际社会持续发酵。媒体描述他在7分钟内被法医活生生肢解的处决方式令人惊骇。沙特王室的初步调查报告称,卡舒吉是在使馆打架斗殴而死,部分官员又透露卡舒吉是遭人失手掐死,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日前沙特王储首次打破沉默,称卡舒吉谋杀案“罪大恶极”,并发誓要为他伸张正义。美国总统特朗普抨击沙特当局策划了“史上最糟糕的真相掩盖行动之一”,但他也表示不想失去来自沙特的投资。那么,沙特王室在美国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是否参与了新旧王储之争?卡舒吉又在沙特王室的“宫斗”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库什纳豪赌新王储根据沙特阿拉伯的法律,因偷盗而被切去四肢是正常惩罚手段之一。一旦被判叛国、间谍罪、亵渎神明、同性恋、谋杀、强奸、接受异端等重罪,罪犯将被处以公开斩首的极刑。据统计,2017年在沙特至少有146人被公开斩首。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卡舒吉是在沙特行使管辖权的领地被判处极刑,那他的遭遇只是众多沙特异见人士的“正常”受罚方式而已。据《卫报》援引消息人士称,萨勒曼对这种行刑已习以为常,以至于他对西方社会的强烈反应感到“既惊讶又生气”。萨勒曼的自信不是毫无缘由的。一方面,沙特王室在华盛顿拥有数十家资金充沛的公关公司,政治影响力渗透国会的各个角落;另一方面,他和特朗普一家,尤其是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有着不同寻常的“友谊”。据调查媒体《The Intercept》报道,萨勒曼曾经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子炫耀“库什纳是受我支配的”(in my pocket)。萨勒曼与库什纳的特殊“友谊”始于特朗普2017年访问沙特或更早之前。据《卫报》驻华盛顿记者博格(Julian Borger)报道,长期以来美国国务院和CIA都倾向于支持帮助美国反恐的时任王储纳耶夫(Mohammed bin Nayef),但身为犹太裔的库什纳坚称他有来自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可靠情报”,应该大力押注萨勒曼。2017年5月,特朗普将沙特作为他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并受到到了沙特国王的盛情款待。特朗普到访约一个月后,纳耶夫便被监禁在沙特海边城市吉达的宫殿里,被迫让权。自此,萨勒曼成为了沙特王位第一继承人,也是实际掌权者。对于纳耶夫的遭遇,多名美国国内情报人士公开表示不满。因为与美国的合作,纳耶夫曾在2009年成为基地组织自杀式袭击的目标。在CIA供职30余年的里德尔(Bruce Ridel)对《华盛顿邮报》表示:“纳耶夫是沙特在新世纪里最真实的英雄式人物。他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反恐人士。”作为白宫特别顾问,库什纳从事外交的方式更是招致了白宫内外的多方质疑。2017年10月底,库什纳在国家安全顾问鲍威尔(Dina Powell)和中东特使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的陪同下飞往利雅得与萨勒曼进行了非公开会面,很多情报部门人员并不知情。据《华盛顿邮报》、《The Intercept》和《每日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双方好几个晚上一直聊到凌晨四点钟,对整个中东版图制定了战略规划”。更重要的是,双方似乎讨论了一些不该讨论的敏感问题。《每日邮报》披露,库什纳有可能从白宫拿走了一份从伦敦酒店、美国主要城市和游艇上截取的窃听记录汇总的情报,“情报是由CIA提供给美国总统的,内容涉及沙特其他王室成员在一些国家的密谋。而库什纳将复印件给了萨勒曼。”对此库什纳的律师予以否认,称库什纳没有泄露国家机密。“密会”后数日,新王储萨勒曼便开始大规模“反腐行动”。2017年11月6日,《纽约时报》报道称,萨勒曼至少抓捕了500余人,包括17名王室成员。沙特亿万富翁,也是卡舒吉的前任老板,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亲王在被捕之列。据《经济学人》报道,沙特王室因“腐败”计划没收的财产价值在8000亿美元左右。在一个关于“反腐行动”的视频中萨勒曼表示:“我保证任何牵涉腐败的人都不能被赦免,不管他是亲王还是部长级别的任何人。”同时,负责调查腐败情况的“最高委员会”有权利使用“没收财产和禁止出行”等任何防范措施。对于萨勒曼的“反腐行动”,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高度肯定。他说:“我对沙特国王和王储有着极大的信心,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次很多被严厉处置的人多年来一直在占这个国家的便宜。”特朗普有一点说的很对,那就是,沙特王储萨勒曼真的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10月23日,穆斯林兄弟会和卡塔尔政府支持的媒体《中东眼》揭露,刺杀卡舒吉的15人小组属于萨勒曼早前亲自组建的一支精英部队,名为虎之队(Firqat el-Nemr, Tiger Squard)。他们由来自沙特情报机构和军队部门最优秀的50人组成。据《中东眼》的线人爆料,虎之队的任务就是“在不引起媒体和国际社会注意力的情况下刺杀沙特异见人士,不论在沙特本土还是在国外。”虎之队的名称来自于沙特情报部副部长,艾哈迈德·亚希里将军(Major General Ahmed al-Assiri),也就是沙特王室所称对卡舒吉之死负有责任的两人之一。上星期亚希里被沙特王室解雇。据《中东眼》线人透露:“自从在也门开展战争以来亚希里还有一个名称,是野兽。他很喜欢这个名称。”据《中东眼》报道,卡舒吉的死已经不是“虎之队”第一次执行任务了。2017年11月4日,在萨勒曼开始大规模“反腐行动”之后的几个小时,萨勒曼的反对者,也是王子之一的曼苏尔(Prince Mansour)在也门和沙特边境坠机身亡。据传他当时正在出逃的路上。其他一些“意外”死亡方式还包括车祸和在医院感染不明细菌等等。首富与王储的“误会”在被捕的所有亲王中,对美国商界影响最大的,恐怕要属沙特首富,也是卡舒吉担任电视台台长时的前老板塔拉勒亲王。塔拉勒被称为“中东巴菲特”,2008年《时代周刊》评选的世界百大最有影响力人物之一。他在美国的投资涉及金融、旅游、大众传媒、零售、农业、航空、地产等。他还是美国花旗银行最大的个人股东,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第二大个人股东。塔拉勒占股的着名公司还包括: 四季酒店、欧洲迪士尼、纽约广场饭店、苹果等,而他个人的投资公司KHC在2013年的市场估值达到了180亿美元。2015年,塔拉勒在巴林建立泛阿拉伯电视台Al-Arab News Channel。据BBC报道,这个电视台的宗旨是呈现“独立客观的新闻”并计划与彭博社合作,每天播出五小时的当地和国际财经报道分析。当时塔拉勒亲自挑选了卡舒吉作为电视台执行台长。虽然在上线24小时以后电视台就因 “技术和行政”原因被沙特官方取缔,但能从《祖国报》(Al-Watan)免职多年以后出任泛阿拉伯电视台台长,足见塔拉勒对卡舒吉的信任,以及卡舒吉在整个沙特媒体界的影响力。但即使是“中东巴菲特”也没有逃过萨勒曼的“反腐行动”。2017年11月4日,塔拉勒在他的住所收到了一通召唤他去王宫的电话,随即被监禁在臭名昭着的利兹卡尔顿“豪华监狱”628号房间长达83天。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利兹卡尔顿酒店总共有492间房间,占地52英亩。在“反腐行动”开始的三个月里,有381人被关在这里,而塔拉勒则是待得最久的之一。但在今年3月接受《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时,塔拉勒否认他当时受到虐待,也否认了上交亿元美元以换取自由的报道。他对记者表示,一切都是个“误会”。7个月后,塔拉勒曾经最青睐的媒体人卡舒吉走进沙特驻土耳其使馆后一无所踪。而这一次,“误会”这个解释似乎已不能平息国际舆论的谴责了。华盛顿的沙特“旋转门”在卡舒吉遭遇不测之前,他对萨勒曼最大的批评之一,便是新王储在也门对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发动的战争。2018年9月11日,也就是在卡舒吉遇害的三个星期以前,他曾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题目为“沙特王储必须通过结束在也门残酷的战争来恢复沙特的尊严”。事实上,这项由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共同发动的战争给美国对沙特的武器销售带来了重大利好前景。其中,由公关公司和华盛顿组成的“旋转门”扮演了关键角色。据调查性媒体《The Intercept》报道,美国国会、国务院内部对也门战争造成的平民伤亡和人道主义危机都存在质疑和反对之声。美国国会甚至曾在《2019财年麦凯恩国家防御授权法案》的第1290条中专门要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做出保证,沙特政府本着最大的诚意减少平民伤亡,并会尽快结束战争。蓬佩奥在与一名国务院立法事务成员商讨之后出具了一份7页的保证书,其中强调沙特“正在采取非常显着的行动减少也门平民伤亡的风险”。而这名国务院立法事务成员的上一份工作,正是着名国防军备公司雷神(Raytheon)的说客。而当时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因也门战争的需要正在和雷神签署一份价值2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之后,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对国务卿递交国会的“保证书”做了保证。他在官方声明中表示:“我对国务卿递交国会的保证书给予全面的支持。我认可沙特政府和阿联酋政府正在采取一切努力来减少也门军事行动中的平民伤亡。”而在卡舒吉遇害之后,华盛顿几家最关键的公关公司陷入了史无前例的窘境。据《Politico》报道,由于卡舒吉事件持续发酵,华盛顿两大顶级公关公司Glover Park Group和BGR已经决定在合同到期以后不再代表沙特王室对华盛顿国会进行公关活动。《外国代理注册法案》数据库信息显示,Glover Park Group由克林顿政府前高级官员注册,每月从沙特王室收取15万美元。而共和党人注册的BGR公关公司则每月收取沙特王室8万美元。但如果就此判断沙特在华盛顿的“旋转门”会因卡舒吉事件完全中止,这个结论未免为之过早。事实上,有一种可能是沙特很有可能会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花费更多的资金来对美国政界进行攻关,而这个趋势在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就没有停止。据《卫报》援引国际政策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沙特为在华盛顿的公关公司至少支出了2700万美元,是2016年的三倍,而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在各个高校和智库的投入。在这2700万美元中,有40万美元是给参众两院议员提供的直接竞选资金。仅Brownstein Hyatt Farber Schreck (BHFS)公关公司的顶级说客、前众议院议长助理兰普金(Marc Lampkin)一人就从王室获取了近50万美元的代理费。而BHFS团队的另一个重要说客莫特(Alfred E. Mottur)则曾在2016年希拉里总统竞选中从事资金募集。Hogan Lovells公关公司则由前明尼苏达州参议员科尔曼(Norm Coleman)亲自上阵为沙特游说,每月收取沙特王室12.5万美元。沙特王室在美国华盛顿的大规模公关投入始于2001年。当年9·11恐怖袭击的19名自杀式劫机者中有15人为沙特公民。为了改善和维护沙特在美国社会的形象,在2001年之后的十年间沙特共在华盛顿投入了近1亿美元的公关费用。

在情报部门有“充分证据”证明对方有预谋地杀害了一位美国居民的情况下,美国对沙特拒绝引渡卡舒吉案主要嫌疑人将如何回应?  上周日,沙特拒绝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于引渡卡舒吉一案两名主要嫌疑人的要求。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表示:“我们不会引渡我们的公民。我们一直要求土方给我们提供可以在法庭采用的证据,但对目前的状况并不满意。”  土耳其法庭上周三应伊斯坦布尔总检察官的要求,对沙特情报局前副局长亚希里将军(Ahmed al-Assiri)和王室前高级顾问卡赫塔尼(Saud al-Qahtani)发出逮捕令。  对此,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人卢比奥(Marco Rubio)在周日接受CNN采访时表示:“17个他(王储)身边的人包了架飞机,飞到第三国,进了领事馆,把一个人杀了切成块,然后说他不知道,更别说下令做了这事——这绝对不可能。我们甚至都不需要铁一般的证据(smoking gun)。这不是刑侦电视剧,我们知道的绝对够了。”  两名被土方要求引渡的嫌疑人大有来头。美国财政部曾在上月11日公布了因涉嫌卡舒吉案而被制裁的沙特嫌疑人名单,卡赫塔尼赫然在列。11月29日,加拿大加入了制裁这17名嫌疑人的行列,嫌疑人被冻结财产,禁止入境。据Business Insider披露,卡赫塔尼是通过Skype远程操控整个过程的。而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卡赫塔尼是学法律出身,曾担任前沙特国王的法律顾问。11月20日,卡赫塔尼因涉卡舒吉案被沙特王室解职。  另一名嫌疑人亚西里更是一位铁腕人物。 据亲穆兄会媒体中东眼早前报道,刺杀卡舒吉的15人小组是由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自组建的一支精英部队,名为虎之队(Firqat el-Nemr, Tiger Squard),在美国情报界也相当有名。报道称,虎之队的任务是“在不引起媒体和国际社会注意的情况下刺杀沙特异见人士,不论在沙特本土还是在国外。”  自2015年起,沙特联军持续对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进行空袭,造成大量无辜平民死伤,作为联军发言人的亚希里因此收获了“野兽”的称号。今年10月19日,亚西里因涉卡舒吉案被沙特王室解职。   “野兽”将军亚西里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和沙特王储“深厚”的友谊,让越来越多美国官员感到不安。据12月8日报道,很长时间以来库什纳一直和本·萨勒曼保持着非官方的私人通信,包括短信和电话。三名前白宫官员分别证实,这种私人联系一直延续到卡舒吉遇害以后。  《纽约时报》还援引一名沙特官员的话说,库什纳给本·萨勒曼提出了“关于如何度过风暴的建议,敦促他解决在该地区的冲突,避免进一步的尴尬”。  对于两人的关系,甚至连着名美国政治学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在推特上写道:“库什纳应该问问他的朋友本·萨勒曼,他们到底把卡舒吉怎么了。”  事实上,库什纳与本·萨勒曼的友谊在白宫早已不是秘密。在卡舒吉被害七个月前,《华盛顿邮报》曾发表长篇文章披露两人建立友谊的过程。  2017年3月19日,萨勒曼与特朗普及库什纳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会面。按照行程安排,当天特朗普本来是要在白宫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但是风暴使得默克尔的飞机延误。于是特朗普、库什纳和已到访的本·萨勒曼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当年10月底,库什纳在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鲍威尔(Dina Powell)和中东特使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的陪同下飞往利雅得与萨勒曼进行了非公开会面,对此很多情报部门人员并不知情。据《华盛顿邮报》、The Intercept和《每日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双方好几个晚上一直聊到凌晨四点钟,对整个中东版图制定了战略规划”。  更重要的是,双方似乎可能了一些不该讨论的敏感问题。《每日邮报》披露,库什纳有可能从白宫拿走了一份从伦敦酒店、美国主要城市和游艇上截取的窃听记录汇总的情报,“情报是由CIA提供给美国总统的,内容涉及沙特其他王室成员在一些国家的密谋。而库什纳将复印件给了萨勒曼。”  对此库什纳的律师予以否认,称库什纳没有泄露国家机密。而在“密会”后数日,本·萨勒曼就开始了大规模的“反腐行动”。  对库什纳这种依赖个人关系而不是官方渠道来处理复杂中东问题的行事方式,多名白宫高级官员表示不满。这也直接影响到了库什纳在之后获得情报的权限问题。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8年3月,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F. Kelly)在一次情报简报会上问了一个关于接待王储到访的敏感问题。情报人员在回复中表示,基本上所有的美方和沙特方面的接触都来自于库什纳和萨勒曼的联系。

问题:10月31日,据《每日邮报》报道,沙特国王萨勒曼的弟弟艾哈迈德亲王最近从英国回到了利雅得,向王储发起了挑战。现年76岁的艾哈迈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已经在英国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据报道本周他已回到利雅得。沙特涉嫌谋杀华盛顿邮报记者贾迈勒·卡舒吉,这使得国王萨勒曼的弟弟、艾哈迈德亲王十分愤怒,他希望驱逐他的侄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n

问题:11月2日,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的弟弟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齐兹亲王在“与美国和英国官员讨论后”返回利雅得,他们向他保证不会让他受到伤害并鼓励他扮演篡夺者的角色。

回答:

回答:

艾哈迈德王子对本.萨勒曼王储的这种挑战终将以失败告终。

沙特自建国以来始终贯彻“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制,这是开国国王伊本•沙特生前的决定。老国王为确保王位始终由成年的、有能力的继承人继位,并平衡王室和不同联姻家族的势力,故搞出这么一套“兄终弟及制”。据说伊本•沙特一生娶过34任妻子,子女多达127名,其中58个儿子,有36人活到成年。除了19岁去世的嫡长子图尔基王储外,其余35人被伊本•沙特纳入亲自成立的“希贾兹”委员会。根据伊本•沙特的遗嘱,“希贾兹”委员会负责王储的遴选工作。即“希贾兹”商定后投票选出谁来当王储。老国王去世后,“希贾兹”就按照母系分成了大大小小的谱系。其中,苏德里谱系势力最为强大。“苏德里”指伊本•沙特的第八位妻子哈萨•本特•艾哈迈德•苏德里。她出身于前内志王国名门达瓦西尔家族,深得老国王宠爱。是伊本•沙特妻子中生育最多的。拥有7个儿子,俗称“苏德里七雄”,现今除现任国王萨勒曼和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阿齐兹亲王尚健在外,余者都已去世。还有如,沙希达谱系、谢赫谱系、拉希德谱系也具有一定的势力。沙特第六任国王阿卜杜拉即出身拉希德谱系,但由于该谱系人丁单薄,因而在他当任沙特国王期间,几近受到苏德里谱系的牵制。

以艾哈迈德王子为代表的一批守旧宫廷势力是王储的反对者,因为萨勒曼王储的改革和王位继承权阻碍了他们的道路。现在碰上了卡舒吉案,这些人就想抓住机会炒作,对王储发动攻击。
图片 1(沙特国王)


英国《每日邮报》31日报道称,沙特国王的弟弟艾哈迈德王子近期返回了沙特,他呼吁将王储本.萨勒曼驱逐出去,利用卡舒吉案大作文章。

由于“希贾兹”成员只能由老国王的儿子当任,随着成员一个一个去世,到了阿卜杜拉出任沙特国王时,“希贾兹”成员中健在的只有不到10人,偏偏一大半又都是苏德里谱系的。最终阿卜杜拉不得不“指定”萨勒曼为王储。为了不使沙特政治、经济大权都被苏德里谱系所垄断,阿卜杜拉于2007年成立了一个由所谓“血缘最近王室成员”组成的“效忠委员会”。委员会成员从伊本•沙特嫡系子孙中选出。取代“希贾兹委员会”。当将来需要选出王储时,国王向委员会提交3个人选,由委员会从中选出一个成为王储。成立“效忠委员会”的初衷是制衡苏德里谱系一家独大的局面。同时,阿卜杜拉指定非苏德里谱系的穆克林亲王出任沙特副首相职务,即第二王储。假如萨勒曼出现意外,或者萨勒曼就任国王后,穆克林都顺理成章升任为王储。实际上到2015年阿卜杜拉去世前,老国王伊本•沙特当时还健在的儿子就剩四个了。除开时任国王阿卜杜拉,另外三个分别是:萨勒曼、穆克林、以及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阿齐兹亲王。应该说穆克林当任第二王储是阿卜杜拉为防止苏德里谱系垄断沙特政权而做的局。只是阿卜杜拉没有想到,他才撒手,茶还没有凉,萨勒曼就终结了“兄终弟及制”。以穆克林年龄太大为由,废黜其王储身份。立自己同谱系的亲侄子纳伊夫为王储。但显然纳伊夫注定是个过度的王储,是萨勒曼为立自己亲儿子艾哈迈德担任王储而掩人耳目的工具。沙特王室的宫廷斗争与电视上的宫斗剧相比只有精彩而无不及。

艾哈迈德王子虽然是国王的兄弟,是王储的叔叔,但这位72岁的老人在欧洲生活多年,他在沙特宫廷中的势力虽然微弱。对于他们这些王子来说,萨勒曼国王打破兄终弟及传统,支持自己的儿子让他们失去了王位继承的幻想。而王储的改革和反腐触动了他们的经济利益,因此他们才会不遗余力地反对王储。


当然,这种姿态在国王面前也显得非常不友好,艾哈迈德王子的晚年恐怕会不那么平静。
图片 2(本.萨勒曼王储)

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阿齐兹亲王曾被认为是接替国王萨勒曼的潜在候选人,但在2014年沙特王室的几次人事变动中他受到了排挤。远走英国的背后原因绝不是表面上简单的“自我放逐”。据英国媒体爆料,他是在美英的安全保证下回到沙特的。如果真如英媒所言,那么艾哈迈德就绝不仅仅是以国王弟弟,或者亲王的身份回沙特的,他还兼有美英特使的身份,传达美英“旨意”。话说,如果美英专门派遣特使的话,干预沙特内政的行为反而被坐实,从而引起阿拉伯世界的不满。作为“大哥”的沙特也会颜面扫地。专门派遣特使显然不合适。而艾哈迈德则不同,他身为王室成员,国王的弟弟,又是效忠委员会成员,对王储变更有话语权,所以这个“特使”他来做是顺理成章的,最恰当不过了,更何况有美英做他的后盾。

艾哈迈德王子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在乎什么卡舒吉的死亡,他们在乎的是如何利用这起案件让王储难堪,损坏王储的公众形象。


当全世界人都以为本.萨勒曼王储发动也门战争,推行改革是引发众怒,丽思卡尔顿事件是愚蠢至极的时候,本.萨勒曼王储已经成功的借助这些成果,牢牢控制了沙特王室。没有任何人可以动摇王储的地位。

至于说艾哈迈德会不会取代穆罕默德成为新王储?我个人认为,不会。第一,若萨勒曼同意艾哈迈德当王储,那么之前他废黜穆克林的理由就说不过去,怎么说穆克林要比艾哈迈德年轻。让艾哈迈德当王储,等于是恢复原先的“兄终弟及制”,于情于理就得恢复穆克林第二王储的地位。这就意味着“苏德里谱系”要把权力拱手相让。第二,如果艾哈迈德联合其他王室成员强行发动政变,势必将导致沙特政局动荡,兄弟自相残杀无论谁胜谁负,“苏德里谱系”的势力必然衰弱。其他谱系受益。艾哈迈德愿意这么做吗?第三,对美英来说,一个政局稳定的沙特要比谁来当王储或者国王更重要。谁来当沙特国王都不会影响沙特与美国,与英国的关系。更不必说一个王储。美英要解决的是因卡舒吉事件带给沙特与美国,沙特与英国关系上的困扰。美国一向以人权卫士自居,现在要是不做作样子的话,无异于自己打自己脸。让艾哈迈德回沙特,很有可能是想让艾哈迈德劝说萨勒曼更换王储,以使特朗普政府和特蕾莎梅政府对内对外都能有所交代。第四,从萨勒曼再三变更王储的举动上可看出,萨勒曼倾向于把国王宝座传给自己的亲儿子。所以即便罢黜默罕默德,新王储十有八九仍然会从自己的儿子当中挑一个。第五,也有很大可能,穆罕默德王储地位无忧,美英的目的,是助力艾哈迈德重回沙特权力中心,以牵制,限制穆罕默德的权力。

即便是在卡舒吉案发生后,国王也对王储抱有信心,他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长委员会,由王储带头,这意味着将善后工作全部交给王储。
图片 3(本.萨勒曼王储)

回答:

在没有国王允许的情况下,艾哈迈德不可能成功。而对于国王来说,没有谁能比自己的亲儿子更值得信任。

美英保护沙特老亲王返国 穆罕默德王储地位恐不保?

图片 4
10月30日,侨居伦敦的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的弟弟艾哈迈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亲王,结束长期的海外生活返回利雅得。西方媒体推测,在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反对者、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于该国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谋杀后,统治这个海湾石油王国的王室家族中那些年纪较大的亲贵们准备发声了。

艾哈迈德亲王此行可能会敦促王室开会议事,讨论如何控制卡舒吉被谋杀的影响。艾哈迈德在哥哥萨勒曼国王改变王位继承顺序之前,曾是沙特王位的法定继承人。

10月16日,美国《新闻周刊》曾报道,沙特驻美大使哈立德.本.萨勒曼已回国。哈立德王子是国王萨勒曼之子,也是王储穆罕默德的弟弟。

哈立德回到沙特的原因尚不清楚。但法国《费加罗报》16日援引匿名消息源称,沙特王室举行了秘密会议讨论易储。关于这次秘会的一种假设认为,因为现任王储树敌过多,他的兄弟哈立德或将被任命为副王储,并在未来正式成为新任王储。但未有其它消息来源证实这一传言。图片 5美英保护艾哈迈德亲王返回利雅得

总部设在伦敦的新闻网站《中东之眼》30日说,亲王回国前已经与生活在国外的其他沙特王室成员就时局进行了讨论,他还咨询了抱有同样担忧的王国内部的人,他们鼓励亲王从他的侄子手中夺权。《中东之眼》网站总编辑大卫.赫斯特在一份独家报道中称,这位70多岁的亲王,穆罕默德王储的公开异见者,在美国和英国情报部门提供的严密安保下回到沙特。

一位接近艾哈迈德亲王的沙国消息人士告诉西方媒体,老王爷和王室中的其他成员都意识到,王储已变得“有毒”。他说:“亲王希望能作出改变,这意味着他自己将在任何新安排中扮演主要角色,或帮助找到替代穆罕穆德王储的人。”他还说:“艾哈迈德亲王的回归意味深长,其他亲王则远离漩涡,你可以自己得出结论。”

一些与王室有关系的沙特侨民表示,艾哈迈德亲王可能会带头削弱王储穆罕默德的权力,并主张任命一位高级王室成员担任王储的“监国”。

《中东之眼》网站指出,艾哈迈德亲王是在“与美国和英国高级官员讨论后”返回的,后者向他保证不会让他受到伤害,并鼓励他扮演篡位者的角色。该网站评论说,无论西方的保障如何,老亲王在王室中的显赫地位能保护他,并有力量向沙国实际掌权者—穆罕默德王储发起王位挑战,或寻找一个可以取代他继承大位的人。图片 62017年,穆罕穆德为巩固他在沙特的权力,发起了一场对王室内部对立成员的大清洗,拘留了其中的11人,但他没有碰沙特现代国家的创始人阿卜杜勒-阿齐兹.本.阿卜杜勒赫曼.本.费萨尔.阿勒沙特国王的儿子们。艾哈迈德亲王是沙特开国君主的第31个儿子,萨勒曼国王是其第25子,他共有45个儿子。

2018年10月2日,自我流放的沙特公民、《华盛顿邮报》专栏记者卡舒吉在沙国领事馆内被杀,当时他去领事馆领取允许他再婚的文件。

他是被15名沙国特工组成“暗杀小组”谋杀的,其中一些特工曾当过王储的贴身侍卫。在土耳其官员向媒体泄露了谋杀细节后,直到10月21日,利雅得才表态杀害卡舒吉是一个巨大而严重的错误。

沙特先是声称卡舒吉活着离开了领事馆,但后来被迫承认这位异见记者被杀。但利雅得方面坚称,这是安全和情报官员擅自杀人,而非来自王储指令。这一解释遭到了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广泛质疑。图片 721日,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对福克斯新闻称,沙国特工在他们的“权力范围之外做了这件事”,这是流氓行动。

朱拜尔在电视采访中说:“这是一种失常,这是一个错误,责任人将受到惩罚,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希望确保责任人能够承担责任。”

沙特还宣布,已解雇了与卡舒吉事件有关的5名关键官员并逮捕了另外18人。图片 8特朗普说最终王储要为卡舒吉的死负责

10月23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在利雅得主办的“未来沙特阿拉伯投资计划”峰会上首次谈及卡舒吉案时说:“这项屠杀对于沙特人来说非常痛苦。世界上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可怕的屠杀。那些制造这起犯罪的人将被绳之以法……正义终将胜利”。王储称,沙国将继续与土耳其一道调查这次杀戮。当日,他还在王宫会见了卡舒吉家人。

而在同沙特国王和王储拍照握手后,一直被禁止离境但拥有美国-沙特双重国籍的卡舒吉之子萨拉赫.卡舒吉,于26日左右平安抵达美国,但不清楚他身在何处。

10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说,最终王储要为卡舒吉的死负责。不过在20日晚,他仍对《华盛顿邮报》声称,沙特过去几十年一直是美国难得的盟友,而利雅得的实权人物穆罕默德王储有可能没有下令杀害卡舒吉。特朗普当时说:“没有人告诉我他负有责任。没有人告诉我他没有责任。我们还没到那一点。我更希望他没有责任。”

23日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特朗普说:“现在王储在控制一切。所以负责的人必定是他。”他更指责利雅得当局就卡舒吉死亡一案策划了史上“最差的掩盖行动之一。”

特朗普说:“他们最初的设想就非常差。执行得又非常烂。而这次掩盖是掩盖史上最差的掩盖之一。”特朗普接着说:“掩盖行动太烂了,执行太差了,不过当然这都不该有,因为这起案件本就不该发生。”

24日,美国与英国都取消了沙特与刺杀卡舒吉有关人员的签证,美国和其他西方政府正在考虑针对利雅得的进一步行动,包括削减军售。

10月13日,特朗普曾对美国CBS 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表示:“华盛顿不会取消去年和沙国签订的1100亿美元巨额军售案,因为这么做只是惩罚自己,伤害美国的国防等产业。”他还有很多其它强而有力的选项,但拒绝举例。图片 9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说:“这些惩罚不是美国在此问题上的最后发言。我们将继续探讨更多的措施,追究那些人的责任。我们非常明确地表示,美国不容忍通过暴力消灭记者卡舒吉声音的这种残酷行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宣布将削减对利雅得的军售,并将重新考虑那些已经批准但还没有送到沙特的出口。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说,正在对沙特的军售“进行审查”,澳大利亚也表达了相同立场。

但是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说,马德里将遵守向利雅得出售400枚精确导弹的承诺,尽管他表示对于卡舒吉“残酷被杀”感到“沮丧”。图片 1010月29日,在伦敦举行的一次悼念仪式上,卡舒吉的未婚妻、土耳其公民哈提斯.成吉茲说,面对本月早些时候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被杀害,她“对很多国家的领导的感到失望。”她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协助揭示”沙特派遣特工杀死卡舒吉的真相。成吉茲说:“特朗普不应当为掩盖卡舒吉死亡的真相铺路。让我们不要用金钱来污染我们的良知,损害我们的价值观。”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30日在安卡拉议会对记者说,有关卡舒吉被杀的调查应当迅速完成。他称,推诿扯皮毫无意义。

安卡拉寻求引渡在利雅得被拘留的18名沙国嫌疑人,因为他们涉嫌10月2日杀死卡舒吉。土国还寻求沙特协助找到被杀害的记者的遗体。截至当前,遗体还没有发现在哪里。图片 11艾哈迈德亲王能否废黜王储?

在卡舒吉事件发生之前,艾哈迈德亲王对穆罕默德王储的反对在沙特王室是众所周知的。他曾三次公开反对自己这位野心勃勃却又大权在握的侄子,尤其是在也门的战争以及王储抛弃王室家族共治的传统。

第一次是在2017年夏天,当时萨勒曼国王的这个弟弟是沙国王室“效忠委员会”(Allegiance Council)的三名成员之一(该委员会由王室显贵组成,负责选择王位继承人),他反对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被任命为王储。穆罕默德在被任命为萨勒曼国王的继承人时,艾哈迈德亲王没有向侄子宣誓效忠。

第二次是去年,艾哈迈德亲王和萨勒曼国王的弟弟阿卜杜勒.拉赫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去世的时候。在老亲王举行的招待会上,只挂有阿卜杜勒-阿齐兹老国王和现任国王画像,很明显没有王储的照片。

第三次是2018年9月,艾哈迈德亲王在他的伦敦寓所外接见也门和巴林抗议者,后者称沙特王室为犯罪家族。但他示意他们,整个王室不对也门战争负责,而是只有国王和王储。“他们要为也门的罪行负责,你们告诉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停止战争吧。”艾哈迈德亲王说。图片 12《中东之眼》网站称,艾哈迈德亲王得到了王室中重要人物的支持,他们在卡舒吉事件发生后明白,王储在西方国家眼中是永久的污点,有害整个家族的声誉。

有三名地位很高的王子支持艾哈迈德亲王的行动,但由于担心危及他们的安全,无法透露姓名。这三位亲王都曾在军队和安全部队担任要职。艾哈迈德亲王的回国,只会给穆罕默德王储带来更大压力。在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害后,王储正处于沙特与土耳其对峙的中心。

也有西方沙特问题专家称,流亡在伦敦和伊斯坦布尔的沙特人意见不一,一些人觉得艾哈迈德亲王太软弱,无法改变王国;其他人则说他有个人动机除掉王储。图片 13至于萨勒曼国王是否会主动限制或削弱儿子的权力甚至另立王储?分析人士看法不一。一些持怀疑态度的专家及外交官以为,这样做将危险地暴露国王弱点,并反映出他在册立储君一事上缺乏判断力,还会招致其他心怀不满的王室显贵提出更多要求。

华盛顿智库“阿拉伯研究中心”主任哈利勒.贾赫汉说:“有动作、有迹象表明王室内部正在进行对话。” 贾赫汉是卡舒吉的生前朋友。

他并说:“在沙特海外侨民圈中有谣言、暗示和传闻,人们谈到这位亲王说什么,那位亲王说什么,等等。”但是贾赫汉强调,目前显然有正在进行之中的讨论,谈“如何限制损失并保护王储,但能不能保住他将取决于按照证据他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图片 14有分析家称,在今后几天,沙特方面或会在卡舒吉被害事件上受到更大压力,西方国家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他们坚持查明真相。“如果危机不能迅速结束,沙特王国内部将会出现严重的政治后果,王储日常统治可能会受到挑战。”

10月24日,《华盛顿邮报》称,前往土耳其调查卡舒吉之死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已经听了他被折磨和被杀的录音。华邮说,“一位了解相关录音的人士”称这份录音十分可信,这会给华府更多压力,要利雅得为卡舒吉的被杀负责。

10月中旬,在德国流放的沙特资深亲王哈立德.本.法尔汉.阿勒沙特公开呼吁国王萨勒曼退位,让位于艾哈迈德亲王。他在接受德国电视台采访时称,国王必须退位,这样才能“保住晚节”。图片 15《中东之眼》网站评论道,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艾哈迈德亲王能否像费萨尔.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国王那样,在1964年的唯一一次家族政变中推翻了他的兄长沙特。

费萨尔是沙特阿拉伯第三位国王,首位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第四子。1953年11月,父王逝世,兄长沙特继位,他被立为王储。1958年始主持朝政,1962年任首相,后与国王关系恶化,他联合其他兄弟夺权,1964年初任摄政王,11月即位。1975年3月25日遭其侄子刺杀,身亡。

回答:

最近沙特亲王阿卜杜拉齐玆回国,这也会让沙特局势和中东局势再起波澜。那么他会取代萨勒曼成为新王储吗?我个人觉得这很有可能。

图片 16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沙特亲王阿卜杜拉齐兹的突然回国肯定也是得到美国的授意,美国此举主要是为了表达对目前沙特王室的不满。因为记者卡舒吉是美国在沙特政局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利益代言人,而沙特王室杀害卡舒吉也是完全置美国的战略利息不顾,所以美国也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

图片 17

但是阿卜杜拉齐兹会否取代萨勒曼成为新王储这需要看英美的态度,不过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发生。因为我觉得阿卜杜拉齐兹最大的倚仗是美国,所以这需要美国的出手才能成功。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一个稳定的沙特局势也是美国所需要的而且沙特在继承人问题上也有着一套清晰的制度。

图片 18

不管怎么样,沙特局势和中东局势未来都会风起云涌。

回答:

我一直专注于体育以及国际政治的问答。觉得写得好的话就动动手指点赞或关注我的头条号吧,你们的点赞与转发都是我写作最大的动力。

本文由极速快三全天计划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库什纳与沙特王储“交情”引美政界担忧

关键词: